成全人生,有时靠被动,有时要主动。

 

奚小菊         

 

上世纪90年代,恰逢银行业发展大潮、有大量增设网点的需求,在好多人艳羡的眼光中,我有幸成为银行一员。那时候的银行犹如半个行政机关,门是朝南开的客户基本的存贷款服务也要看银行人的心情。

 

懵懂无知的我怀着对即将投入工作的迷茫彷徨对未来美好的憧憬,从枯燥的基本技能开始苦练,逐步到可以胜任厅堂服务的所有业务。新鲜感过后才发现,原来每天的工作是如此平淡甚至乏味。而在平凡的每一天里,我也要找到我的快乐–服务好每个到我窗口的客户,让他们能笑着离开。

 

在那个粗犷发展的时代,银行对员工的服务质量并没有太高要求。我却对自己要求:必须每天站立并微笑着迎接我的客户。后来这个微小的习惯被支行领导在业务暗访时发现,还推广到了全分行。我曾经服务的那些网点,乞丐多、小商贩多,那些饱含生活艰辛的味道也印染到一沓沓零钱碎钞上,他们常常会被其他网点拒之门外,我对他们却依然保持微笑。曾经有一位台湾客户即将离开苏州,最后时间来挂失密码,业务从中午试到下班。其他人都觉得这位客户没什么服务价值,我也甘之如饴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可能也被同事们暗暗笑过太痴。我屡屡因服务而受表彰,还曾被提名总行“突出贡献奖”,其他做出突出贡献的都是地方行长、部门老总。其实,我只是想要我的客户能微笑着离开。

 

国强民富,随着理财需求的崛起,银行开始有了理财师这个岗位。我调岗成为理财师,通过二年的磨合、努力专业学习,开始不断得到客户的认可,也获得了一些业绩。我依然做着平凡的自己,守着一份工作的喜悦和信任我的客户们,直至,身边最好的工作搭档离开银行,去了方兴未艾的三方财富管理机构。我,又开始了对自己人生的重新定位与思考,也希望对自己工作的价值做新的定义。

 

纠结!是打破自己舒适的生存模式?还是去尝试一些富有创意的工作领域?终于,我还是服从了自己内心不甘固守的澎湃,婉谢了各级领导的挽留,在同事们惊诧的目光中怀着对母行深深的眷恋和感恩,奔赴了我工作的下一个理想国。我知道离开并不是对初心的放弃,更是一种对追求的成全,是成全自己还能够遇到更好服务客户的机会。

 

“经纬仁合”创立的宗旨是一切以客户利益为中心,为客户的资产保驾护航。其次以奋斗者为本,和经纬共同成长而一起奋斗的员工们,公司和员工同创共赢的管理机制,不断吸引着优秀银行人的加入。

 

经纬,给我展示了一条精彩又新奇的路。明明是已入不惑之年的我却仿佛初入社会。每个细胞重又焕发出活力,激情的火苗重又燃起,对专业的求索有了空前的迫切。不同于以往的舒适安逸,我还主动考取了各类相关证书,积极参与各种能提升自己金融专业能力的活动。

 

如今的我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事们过着简单而恬静的日子。简单是我们经纬的伙伴们亲如家人,相扶相挟共同进步。简单是我们利用自己的专业精挑细选,给客户提供适合的产品,简单而不失严谨。因为简单所以幸福如涓涓细流。

 

经纬即将迎来六周年的生日。回首在经纬的这些日子里,无论是擦肩而过的人、还是刻骨铭心的事,现在想来依然溢满无言的温暖。感恩那些美好的时刻,感恩那些陪伴过我每一程的所有人—-你陪我一程,我感激你一生!